《水浒传》里的“花花世界”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水浒解读

《水浒》虽是写绿林豪客啸聚水泊的传奇,但书中也时不时会渲染一下都市胜概或节令风物。那扑面而来的浓郁的世情风貌常常把我们带进另一个世界,让我们不禁想起画家张择端笔下的长卷《清明上河图》和宋代?#26579;?#35760;录都市风情的笔记《东京梦华录)、《都城记胜》、《武林旧事》那类书来。小说和笔记常能互相印证,有时甚至觉得小说更富情趣。试以名物为题,略事叙表。

唐人苏味道《正月十五夜》(一题《上元》)诗写长安元夜观灯情景,其“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。暗尘随马去,明月逐人来?#26412;?#31070;妙如绘,启人遐思,后世效仿之作不绝。而南宋十五辛弃疾《青玉案?#21453;试?#20197;长短句绘出了更精彩的元夜灯市景象: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集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,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”

诗词吟唱反过来又把元宵欢庆推向极致。于是州官放火,百姓点灯,造就了中国人的狂欢之夜,直至当世。

不仅诗词,宋人笔记中也多有记元宵灯市胜概的。如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卷六《元宵》有记:

正月十五日元宵,大内前?#36816;?#21069;冬至后,开封府绞缚?#33050;錚?#31435;木正对宣德楼。游人已集御?#33267;?#40635;下,奇术异能,歌声百戏,鳞鳞相?#26657;?#20048;声嘈杂十余里……至正月七日,人使朝辞出门,灯市上彩,金碧相射,锦绣交辉。面北悉以彩结……上有大牌曰“宣和与民同乐”……用辘轳绞水上灯山尖高处,用木柜贮之,逐时放下,如瀑布状。又于左右门上,各以草把缚?#19978;?#40857;之状,?#20204;?#24149;遮笼,草上密置灯烛数万盏,望之蜿蜒如双龙飞走。自灯山至宣德门楼横大街,约百余丈,用棘剌围绕,谓之“棘盆”,内设两长竿,高数十丈,以缯彩结束,纸糊百戏人物,悬于竿上,风动宛若?#19978;傘?/p>

如?#23435;?#23784;华丽的灯楼真可谓空前绝后。读孟元老如此细致的描绘当然会引起浩叹,冀欲一观。

类似的情景在吴?#38405;痢?#32784;?#26790;獺?#35199;湖老人和周密的相应著作中也都有记录,可谓琳琅满目。

但读上述诸人之作,惊异之感是有的,但那些记录都是繁华过后的寻梦,它首先让人感受的是兰亭已矣,盛筵难再的隔膜。远年旧梦,逝水往事,已遥不可及。而《水浒》是小说写类似的情景,你会随着主人公的步子进入现场,感受到一?#33267;?#22330;体验,而同时又会联想到那些笔记中的文字,来丰富小说中感受到的情景的细节。

《水浒》中首先涉及灯市盛况叙写的是第33回《宋江夜看小鳌山,花荣大闹清风寨》。时宋江?#26408;?#28165;风寨花荣处,看看腊尽春回,元宵节近,知镇上居民已在+地大王底前扎缚起座小鳌山,准备庆赏元宵。于是兴致勃勃地想睹盛况:

当晚宋江和花荣家亲随体己人两三个,跟随着缓步徐?#23567;?#21040;这清风镇上看灯时,只见家家门前,裕起灯棚,悬挂花灯,灯上画着许多故事,也有剪彩飞白牡丹花灯,并芙蓉荷花异样灯火。四五个人,手?#21644;?#30528;,来到大王庙前,看那小鳌山时,但见:

山石穿双龙戏水,云霞映独鹤朝天。金莲灯,玉梅灯,晃一片琉璃?#32531;?#33457;灯,笑蓉灯,散千团锦绣。银蛾斗彩,双双随绣带香球;雪柳争辉,缕缕拂华旛翠

幙…。

当下宋江等四人在鳌山前看了一回,迤逕投南走。不过五七百步,只见前面灯烛荧煌,一伙?#23435;?#20303;在一个大墙院门首热闹。锣声响处,众人喝采。宋江看时,却是一伙舞鲍老的。…那跳鲍老的身躯扭得村村势势的,宋江看了,呵呵大笑。

这笑声把我们?#27850;?#21040;?#32034;?#23665;之下。

《水浒》中另一处写灯市是第66回《时迁火烧翠云楼,吴用智取大名府》。梁山军?#21491;?#20056;上元佳节倾城庆赏之?#20351;?#25171;大名府。

次日,正是正月十五日,上元佳节,好生晴明,黄昏月上,六衔三市,各处坊隅巷陌,点放花灯,大?#20013;?#24055;,都有社火。有诗为证:

北京三五风光好,膏雨初睛春日早。

银花火树不夜城,陆地拥出蓬?#36710;骸?/p>

烛龙衔照夜光寒,人民歌舞欣时安。

五凤羽扶双贝阙,六鳘背驾三神山。

红妆女立朱帘下,白面郎骑紫骝马。

?#35937;?#22073;亮入青云,月光清射鸳骛瓦。

毕竟是大名府,比清风镇的灯火果然要繁胜。

小说中第三次写灯市,那是第72回《柴进簪花入禁?#28023;?strong>李逵元夜闹东京》。

宋江与柴进戴宗、燕青一行四人“杂在社火队里,取路哄入封丘门来,遍玩六街三市果然?#21476;?#39118;和,正好游戏。转过马行街来,家家门前扎缚灯棚,赛悬灯火,照耀如同?#23383;紓?#27491;楼台上下火照火,车马往来人看人…”

这是十四日晚景象,十五日元宵景致,书中有篇《绛都春》专于描摩:

融和初报,乍瑞霭霁色,皇都春早。翠幌竞飞,玉勒争驰,都闻道鳌山彩结蓬?#36710;骸?#21521;晚色,双龙衔照。绛霄楼上,彤芝盖底,仰瞻天表。缥缈风传帝乐,庆玉殿共赏,?#21512;?#21516;到。迤逕御香,飘满人间开嘻笑。一点星球小,渐隐隐鸣梢声杳。游人月下归来,洞天未晓。

小说中三次写了元夜之灯市如昼的辉煌景象。从清风寨到大名府到东京。我们随着梁山好汉一路?#19971;\而?#26657;?#36208;入这亮丽的境界中,也甚饱?#25628;?#31119;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